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签字_我能看见状态栏_都市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签字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签字

 热门推荐:
    冤不冤枉的暂且放到一边,回了一趟诊室后仍然没有病人上门,孙立恩长叹一声,开始整理病例。整理病例这种事情,除了病例室偶尔会催以外,最主要的意义还是体现在学术和保险上。

    是的,保险。商业保险的报销中,病例记录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社保当然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凭借医生的诊断和开药,基本就能直接报销掉。但商业保险就比较麻烦,他们需要各种病例记录描述,并且还要带上详细的医生诊断证明。

    孙立恩手头上的几个患者里,对于商业保险赔付压力最大的,就是杨建强和吕静安夫妇了。杨建强已经可以离开洁净病房,进入神经内科普通病房内住院治疗了。但他住了二十多天的ICU,而且还是等级最高的洁净加护病房。洁净加护病房的价格本来就贵,加上伽马刀的治疗费用,多次核磁共振和CT检查,甚至还有免疫抑制剂的费用,杨建强还没出院,治疗费用就花出去了上百万。

    这对苦命夫妻虽然有些积蓄,但毕竟百多万对于任何一个家庭都不是个小数目。两人购买的疾病保险虽然能够提前垫付相当一部分治疗费用,但后续的赔偿必须要有足够的医疗记录和证据才能支付。虽然吕静安还没来找孙立恩谈这个问题,但孙立恩还是决定把事情先做在前面——上百万的治疗费用能早一点被交付到两人手里,他们的经济压力就能小一点。

    孙立恩现在能为这对可怜夫妻做的事情,也就这么多了。

    ·

    ·

    ·

    杨建强的病例总结麻烦不光是麻烦在24天的ICU洁净病房入住上,为他特别采取的治疗方案,特殊的免疫抑制方案,这些都是“非常规”的治疗内容。而采用非常规治疗内容最大的一个麻烦,就是要在回顾和记录的时候,在病例里附加上一大堆证明和记录文件。尤其是伽马刀治疗这个部分。

    “李委员,我是孙立恩。”孙立恩到现在也没能拿到伦理管理委员会的相应许可证明,他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直接给管理委员会的主委李萍打电话求助,“我想问一下,之前那个叫杨建强患者的试验性治疗手段的伦理许可下来了没有?”

    “其他的三个委员已经签字了,但是普内科主任的签字还没有到。”李萍在电话里显得有些无奈,“陶主任这段时间很忙,他现在应该是在日本那边参加一个学术会议。”

    第四中心医院普内科主任陶谦是当时在电话会议中同意治疗的那位委员,由于上交到卫健委的许可上有陶主任的名字,因此在院内的程序上,那份至关重要的证明文件必须要有陶主任的签名才行。

    “之前交给卫健委的签名,是我们专门让人坐高铁过去,赶陶主任在上飞机之前才签好的。”李萍很无奈的解释道,“那还是在他去沪市开会,马上就要去日本之前才搞定的签名。可就是因为工作人员疏忽,签名只有一份。”

    不用细问也知道,为了让整个申请能够“过得去”,唯一一份带着签名的文件被上交给了卫健委。当然,这也是必然的事情。如果那份文件原件被用做了其他用途——比如病例整理,那四院可就要遭殃了。电话会议中伦理管理委员会同意了一项风险极高的放射疗法,并且没有及时将带有委员同意签字的文件交给卫健委备查。这简直就是在卫健委的工作人脸上甩飞龙——飞龙骑脸,你还打算有好果子吃?

    “我这边正在搞患者的病例整理。”孙立恩在电话里解释道,“虽然患者那边还没有提出要病例的要求,不过考虑到患者在ICU的洁净病房里住了二十多天,我觉得他们应该对商业保险报销有急迫的需求。”

    “这个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李萍也很无奈,“卫健委那边需要签字原本,咱们这里虽然留了影印本,但是我估计……这么大额度的报销,保险公司那边可能也需要原件。”

    孙立恩和李萍一起陷入了沉默中。

    “我现在就让人给陶主任那边再寄一份文件吧。”李萍无奈道,“不知道来回两地的邮件速度能有多快,但愿能赶得上。”

    ·

    ·

    ·

    “孙哥哥!”孙立恩还在诊室里头疼着病例的问题,他诊室里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小姑娘坐在轮椅上,朝着孙立恩摇了摇手。

    孙立恩抬头一看,才惊讶的发现,来者居然是小嫣然。

    “你好呀小嫣然。”孙立恩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走到小姑娘身旁,小心翼翼蹲下身子,并且摸了摸她干枯发黄的头发,“你怎么来了呀?”

    “我是来看你的。”小姑娘眯起了眼睛,接受着孙立恩的抚摸,这样子看起来居然和胡佳有几分相似。不过下一句话就暴露了她的真实意图,“哥哥,你知道胡姐姐去哪儿了么?”

    孙立恩一愣,胡佳这是没和小嫣然说再见?

    “她啊……”孙立恩想了一会才道,“她上学去了。”

    齐嫣然瞬间就露出了有些羡慕的表情,“真好……我也想去上学。”

    孙立恩朝着小嫣然身后的护士点了点头,看样子应该是她把小嫣然的轮椅推到这里来的,“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去上学了呀。”他装作不经意似的问道,“你很喜欢学校么?”

    “嗯!”小丫头使劲点了点头,“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可好啦!”

    说起来,还真是多亏了小嫣然学校里的老师关注,小姑娘才能被及时送到医院里接受治疗——哪怕送来的时候,小丫头已经到了三期肝癌的地步。

    “好了,咱们得回去咯。”带着小嫣然来诊室的护士姐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咱们只能出来五分钟哦,要走啦。”

    小嫣然很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孙立恩摆了摆手,并且小声道,“那……等胡姐姐放学回来以后,你要带她来看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