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事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事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决事

 热门推荐:
    初十一过,短暂的热闹喧闹之后,整个城市又恢复了往日的气象。

    玄府议堂内,张御坐于一侧席座之上,这次他是来参与玄府年初的决事的。

    他眼望过去,凡是坐于此间的人,都是修炼到灵明之章的玄修,连他在内,一共是十三个人,大部分是他认识或是曾经见过的,只有寥寥两三人是陌生面孔。

    其中有两人,按照玄府的说法,是常年驻守在南北两个玄府分府内的,以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异变。

    不过无论是之前南方坚爪部落的到来,还是北方平原上遭受瘟疫之神侵袭,这两位的身影都没有出现过。

    而关于这两个分府的具体位置也是语焉不详,也从来没有过轮替,所以张御认为,这两人身上应该是肩负着更高一层的事机。

    除却不常见的这两位,以前玄府的上层战力,算上项淳,实际也就是十人而已。

    而玄府的对手神尉军又如何呢?

    最早的神尉军是以千人规模来算的,故而可以称军。

    虽然在洪河隘口那一战中神尉军也损失了不少神袍,可至今仍旧有六百余数。

    四大军候之下,拥有至少六十名队率,每一个队率都有替补军候的资格,军候少缺一人,就会进行一次开启力量枷锁的仪式,使人替继上来。

    不过这个仪式有一定的失败几率。

    因为每一个神尉军士族都拥有一定的独特“神力”,所以在正常情况下,三至四个队率,就能与一个观读到第二章玄修相周旋了。

    在以前浊潮未退,不能飞遁之前,玄府曾有过一个大致的估量,差不多要两个灵明玄修,才能保证与一个军候相对抗,三人以上才有绝对胜算。

    所以此先在试图解决朝明城的时候,玄府上层一共派出了包括张御在内的四个人,假想敌就是迟授和阿尔莫泰两个,若不是玄府当时并没有把那两个未曾复苏的异神放在心上,派遣出去的人当会更多。

    只是神尉军的普通士卒也是不能忽略的,此辈也拥有一定的实力,尤其到了伍长,就至少拥有了苏匡那样的战斗力,也就是拥有了灵性光芒。

    所以玄府的中下层力量,对比下来也是远远不如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神尉军中有一部分人只听从都府的调遣,可谓受到了一定的牵制。倒是玄府中属于都府的那一部分势力并不参与玄府事机,也从来没在玄府内待过。

    很明显,都府一直在试图平衡着两家的势力。

    项淳此时见人已到齐,便先客气说了两句,随后看向窦昌,道:“窦师弟,年前最后一桩事机就是由你负责,先说说你那里的事吧。”

    窦昌沉声道:“这一次总体来说算顺利,清理了大部分的土著,我们最后还发现了一个陷入亡眠中的异神,本来准备一口气解决了,只或许是上几次探查惊动了他们,那些祭祀早就准备,在最后一刻将那异神的神力转挪走了。”

    所谓亡眠异神,就是之前被镇压杀死过,但是在信徒一遍遍的祭祀中又将其唤醒,可还没有能够完全恢复神力,得以选择寄躯的异神。

    项淳并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他现在对异神异常警惕,他关切问道:“能判断出那异神神力会往哪里转移么?”

    窦昌摇头道:“那个地下空间很大,通道也很多,没个千把年是挖不出来的,当时我人手中很少,所以没办法展开搜索。”

    项淳考虑了一下,认为这个事情要处理起来比较复杂,可以先往后放一放,等回头具体再议。

    于是他越过此议,又开始问起了其他事。待逐一问下来后,他看了看张御,道:“去年年底最后一次决事,张师弟曾提出,我们玄府对于后进弟子的训教不够,所以人才难出,我后来想想,也确有几分道理。”

    坐在张御对面的一名胡姓玄修这时开口道:“师兄,恕我直言,玄府这一百年来,不都是如此过来的?何况我们玄修是观读大道之章的,与那些旧修不同,又哪里需要什么老师?学不了的,那只是自身资质不够罢了,再训教一番就能教好?我却是不信。”

    项淳望着座上其他人,道:“唔,诸位师弟如何看?”

    范澜道:“胡师兄这话,有些不太公正了,莫非你修行之时就从来没有过什么疑惑么?”

    他看了看所有人,“今天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资质远超同辈之人,可是诸位同门,当真觉得行道途上只需独来独往,不需要任何人带领指引或是辅助帮衬么?”

    胡姓玄修这时道:“那不同,玄府中不是还有你范师弟么?”

    范澜摇头道:“我这个引路人并不合格。”

    胡姓玄修道:“可是就是在范师弟手中,才有了张师弟这般人物,我看还是很合格的。”

    范澜道:“张师弟乃是六印俱见,像这样的天资,以往又有几个?又是什么成就,诸位同门莫非不知么?有我没有,真的很重要么?”

    他这句话一说,在座大多数人神情都是微微一变,似乎想到了谁人。

    许英脸色忽然难看了几分。

    窦昌这时言道:“这事情,好坏我们都说不好,我看既然是张师弟提出来的,那就不如让张师弟先做起来,若是能做好,那当然玄府之幸,做不成也没什么,玄府又不损失什么。”

    胡姓玄修皱眉道:“现在玄府人手这么少……”

    窦昌笑道:“胡师弟,这件事不就是为了解决人手少的问题么?你要有什么主意,也一起说出来,我们一起参详参详?”

    胡姓玄修看了看他,道:“窦师兄说得是。”

    项淳见没人再说什么了,就道:“那就这样吧。”他看向张御道:“张师弟,你本就是玄府师教,授业解惑当是擅长,不如就由你来担任这次的训教师长,你看如何?”

    张御考虑了一下,因为按照安巡会和学府的看法,在士议之前,他最好不要轻易在外露面,那么在此训教后进倒正是合适,总算也是为玄府做事,不会引人诟病。

    想必项淳也是出于这等考虑,才愿意放任他在此事之上施为。

    不过,他也有一个条件。

    他抬头看去,道:“项师兄,我要求获得寻觅心光的所有六印章法。”

    他这句话一出,有不少人看过来,有些人皱眉,有些人则无所谓。

    项淳深思片刻,同意道:“可以,但是张师弟,你每次传授章法前后,都要向玄府递交呈书,并且不得向外泄露半分。”

    张御回道:“此事我当会按照玄府以往的规矩办。”

    项淳看了下所有人,道:“诸位师弟,可还有什么事么?”

    许英这时忽然道:“师兄,我有一问。”

    项淳看过来,道:“许师弟请言。”

    许英望了望其他人,再看向项淳,咬牙道:“英颛这个叛徒,若是再出现在瑞光城中,或是做出什么残恶之事,我们当是如何?”

    项淳沉默片刻,道:“许师弟,这件事我们回头再议吧。”他对着在座之人言道:“今天决事就到此。”言毕,他站了起来,直接就走出去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也是陆续起身,离席而去。

    张御坐了一会儿,这才迈步离开议堂。

    从玄府出来,他直接回到了居处,见妙丹君不在屋内,当是出去玩了,便就直接来到了静室之内坐定,将手中夏剑横隔在膝上。

    他心下一唤,光芒微荡,大道浑章已是现于眼前。

    他目光凝注其上,就见“飞剑”章印之上,此刻又多了一个“剑和”之印。

    此前他一直在试图让夏剑与自身的心意沟通变得更为顺畅,飞腾转挪之间更为迅快自如,只是迟迟未能成功,似是总有什么挡在那里。

    而在除夕那一夜之后,他持剑对天,吟歌抒愿,心意勃发之下,那一刻,好似江河之水奔流至尽头处,那原本只差一点阻碍顿被一气撞开,便在浑章之上映照上了这一枚章印。

    不过他当时并没有立刻观读,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在章印浮现出来后,可以自己再稍稍磨练一会儿,这样再观读时,耗用的神元当会更少。

    这一连十天下来,他感觉时机已是差不多了,于是看向此枚章印,随着神元投入,“剑和”之印瞬息间明亮起来,而后一道光芒照出,将他笼罩进去。

    待光亮散去,他心意一动,夏剑如一道匹练一般在室内绕转一圈,而后重新回到他前面。

    尽管这回未有手持剑柄,可他却能感觉到,人与剑之间的呼应却是无比顺畅。

    静室之中,他的眸光明亮了几分。

    以前他驱用此剑飞驰之时,并不能做到真正的心到剑到,心意指出时,剑身纵去总是有一种微微的滞后之感,而现在,却是再无这等隔阂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