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分击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分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分击

 热门推荐:
    迟授反应也是极快,就在心中警兆出来的那一瞬间,他身躯骤然往下一沉,就往城墙下部坠去。

    与此同时,一道剑光从他原来所站的位置划过,轰隆一声,整个城墙上端去掉了半边,砖石飞溅,上方不及走开的火铳顿时死伤大一片。

    他心下一跳,庆幸自己躲开了。

    他虽然能穿透各种建筑和障碍物,但却很难防守带有灵性力量的攻击。

    这也是为什么他当初输给了阿尔莫泰,他最擅长的攻击无法破开阿尔莫泰的整体守御,而他的守御面对其人又是异常脆弱,在堂堂正正的正面战斗中,他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了。

    就在这时候,又是一股危险感觉生出,他急忙一闪,又是一道凌厉剑光从身侧险之又险的划过,并顺带将旁侧一堵石墙洞穿。

    只是心中警兆未去,他知道那剑光恐怕很快就会转回,所以不敢停留下来,在不同的建筑物之间来回拼命穿梭躲避着。

    方才他之所以先盯上张御,那是因为他是认识窦昌的,知道这位与玄府主事项淳是一辈人,斗战经验十分丰富,并不容易对付。

    而脸容掩藏遮帽之下的张御他却不认识,心下猜测这或许是玄府某个方才拥有了第二章书力量的玄修,这样的话,在经验上应该比较欠缺,也就更容易对付一些。

    可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反而还有一点后悔。

    他感觉自己就算对上窦昌,就算对方会飞遁,一时找不到机会,也能及时抽离,不至于这么狼狈。

    在又一次成功躲避一道剑光后,他稍稍得了一丝喘息之机,脑海之中开始寻思起了对策。

    他认为对方能感应到自己,一定是靠着某种精神上的牵引。

    他每次在动手之前,自身的生命迹象都会极度收敛,别说气息、气味等信息,就连心跳和血液流动都不会有,就如同一个本就不存在的物体。

    可唯一还在剧烈活动的,并能暴露他存在的,那就只有情绪和意识了。

    在判断出这些之后,他立刻尝试着收敛情绪,尽量降低自身的意识的活动,同时加快速度往外逃跑。

    这倒也不能怪他畏敌避战,关键是他面对飞遁的敌人无有任何还击的能力,除了逃避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只能期望祭祀的力量快些传递过来,这般才有公平一战的资本。

    张御方才在拿到那雕像后,心湖照中忽然映照出来一股杀意,他自然不会客气,直接隔空一剑斩去。而在接连十几剑之后,从对方的行动中,他大致也是判断出了其人身份。

    应该是迟授没错了。

    神尉军中,现在能来到这里的,又具备随意穿梭实体能力的,也只有这一位了。

    可又是数剑过后,对方的存在感却是在不断削弱之中,并似是在从心湖之中远去,应该也是察觉到了自身暴露的原因,并迅速找到了应对的办法。

    这从一点看,对方倒也不愧原本的神尉军军候身份。

    他念头一转,夏剑倏尔飞回,伸出手去,一把将剑柄握住,人与剑立时沟通至一处,心湖刹那间扩大出去,

    在这一股更为强大的感应之下,那个已然淡弱下的情绪反应,再一次从心湖中浮现了出来。

    他眸光一闪,身躯在心光推动之下,霎时出现了那个目标上空,而后意念一催,又是引剑杀来。

    迟授在地面上移动,速度是怎么也不可能快过天中的遁光的,这时他察觉到了一条地下通道,似通向几处宽广空间,心下一喜,急忙往下沉去,那剑光随后跟来,所过之处,所有遮挡阻碍都被洞穿撕裂,大量的地下建筑的也是随之崩塌。

    他在地下通道内转折挪移,却始终无法甩脱剑光的追击,正自焦头烂额的时候,忽觉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自身心之中涌现了出来。

    他精神一振,知道是祭祀团的力量来了,当即引动了这股力量,整个人倏地就化为一道轻烟,速度骤然一块,转瞬间就从张御心湖的感应范围内冲了出去。

    而另一边,窦昌则没有遇到来自任何方面的阻挡,他按照既定的步骤,冲入一个个部落首领的藏身据点和宅院中,将他们找出来杀死。

    那些小部落多少还有些反抗之力,而两个大部落在自身祭祀团覆灭后,已是失去了绝大部分超凡力量,根本挡不住他的冲击。

    还有一些人在收到消息的人见势不妙,开始带着亲信从城中撤退。

    窦昌并没有去追赶,这反而是他希望看到的。

    只要这些人离开了朝明城,那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权势和财富了,等到都护府的人过来将那些中下层清理干净,那其等就不再具备任何影响力了。

    但是对于那些仍然坚守在城里,至今仍是不肯放弃的人,他都是一律坚决肃清。

    他的动作相对张御就猛烈多了,往往认准目标之后,就直接合身撞进去,途中不管是建筑物也好,还是什么鹿角铁刺之类的障碍物,都是被他挤烂撞碎。

    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宅院,上面悬挂的旗帜证明了这是城中三大部落之一的铁翼部族,他如之前一样冲入进去,可方才撞破厚实的墙壁,冲入内院,兜头就迎来了一发火炮轰击。

    这一发霰弹一下横扫了整个院落,把本来精致的内院打得满目疮痍,烟尘滚滚,一面墙壁也是摇摇欲坠。

    一群护卫兵瞪大了眼睛,期待这一炮的结果,然而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那个浑身闪烁着光芒的人影似一点影响也没受到,甚至连动作也没停顿半分,直接就冲了上来。

    轰然撞击声响起,在漫天爆碎粉的烟尘和各种转石杂物中,那道光芒已是飞快向内庭冲去,而他的身后,只剩下破碎的石台,弯曲的炮管和扭曲成一团的人体。

    响动很快在最深处一幢宅院中响起,在阵阵撞击声和破坏声中,整栋建筑最终不堪重负,轰然塌陷。

    过一会儿,满地的转石被猛然轰开,一道闪着光芒人影冲入天穹之中,在看了一眼下方后,就向着另一个方向飞纵而去。

    张御在感觉到迟授从自己心湖之中一下消失后,他念头一转,便将飞剑唤回,再度拿入手中。

    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诸多来源不一的灵性力量出现在了迟授的身上,这才导致了后者突然间速度大增。

    这样的情况,分明就是有人在帮助其人,而且不止一个。

    如无意外,这应该是朝阳城里残留的祭祀了。

    朝阳城有三个部落,其中两个部落的祭祀群已经被他们摧毁了,那么这些人,毫无疑问就是剩下最后的一个部落的祭祀团了。

    哪怕没有迟授,这些人也是必须铲除的。

    只是他们到底在哪里呢?

    他思考片刻之后,就把剑拿起,横在身前,随后闭上双目,将自身心意寄于其上。

    片刻之后,他把手一放,夏剑就化一道流光飞去,去到城墙边缘之后,便以他为中心,迅速围绕着整个朝明城飞旋起来。

    在转了两圈下来后,城西北的位置那里传来了一丝异样!

    他双目睁开。

    在那里!

    轰然一声,他整个人倏化光虹,往那个方向冲去,短短片刻之间,就来到了那一片区域上方。

    俯视有片刻后,他伸指对着悬浮在旁的夏剑一点,剑刃之上光芒骤盛,少顷,一道耀目光亮入自天一落,直直射入地下。

    下方的一个宽敞空间中,此时二十余名祭祀正凝注精神,对着一个临时塑造的迟授雕像,把自身的灵性尽量往其人身上寄托。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心灵之中猛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情绪,似在提醒他们危险将至,这是迟授在向他们反向示警。

    然而已经迟了,众人头顶之上忽然有一道光芒穿落下来,以极快速度的在室内游走了一圈后,再是一闪,便就重新飞了出去。

    整个地下大厅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先是倒了下来,头颅滚到了一边,而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此间所有祭祀都是倒地而亡,死因俱是身首分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