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虹雷动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虹雷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虹雷动

 热门推荐:
    窦昌与张御二人驾光飞遁,向西南方向飞驰有一夜之后,一道狭长的海湾出现在了两人视界之中,自高空看去,仿似陆地边缘被什么鸟类啃掉到了一个缺口。

    燕喙湾。

    都护府西南地界最繁华的海湾。

    可以看到在靠近地陆那一面,有一座闪耀着灯火的城市矗立在海岸边的高地上,它的港口设立在高地向内弯转的峡谷缝隙之内,里面现在还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只。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朝明城了。

    这座城市最早由天夏人建立,最初目的是为了把南方丰富的自然资源转运到北方。只是洪河隘口之战后,天夏人的人口大大数量减少,只能把权力下放到当时的各个归化土著部落手中。

    经过几十年来的南北贸易,这些部落掌握了大量的财富,他们通过不断吸纳天夏的礼制法度,以及先进的武器和技术,逐渐壮大起来,随之也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他们虽然现在还自称部落,部落之主也仍是沿袭酋首的旧称,可实际上内部的组织和结构与一般的土著已然完全不同了。

    他们有着自己培养的治事文吏,还有自己的军队武备,有着自己的贸易船只,他们现在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都护府的地方藩镇了。

    张御和窦昌二人在望见这个城市后,为了避免过早暴露行踪,所以没有再继续接近,而是远远在一处高坡之上降落下来,并在此吞服丹药,打坐调息。

    窦昌待状态恢复后,就道:“张师弟,神尉军中,前军候迟授这个人眼神特别好,号称能远见千里,这里的确是有些夸张,在浊潮影响下也不可能做到,可其人对于外界的异常变化的感应无疑是相当敏锐的,他若在这里,那我们就必须要小心了。”

    张御考虑了一下,道:“若是如此,我们再怎么小心,也很避免不被发现,那索性稍候动作快一些,那样就算其人察觉到了,也来不及阻止。”

    窦昌表示同意,他们要攻击的目标相对固定,迟授的战斗风格和他恰恰相反,是尽量避免和人正面接触的,所以他们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商量过后,两人再度腾空而起,这一次却是往更高之处拔去,飞遁有一段路程后,就来到了朝明城的正上方。

    张御看有一眼,从这个高度往下望下,朝明城差不多只有一个手掌大小,身为修行者,他的目力很好,哪怕是夜里,也能把下面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

    这里远远超出了心湖的感应范围,所以为了确保无虞,他使用了辨机之印,仔细观察着城中的情形。

    窦昌在旁边没有说话,他长于正面硬打硬拼,却不具备这类查敌观望的本事,他此刻看着张御从容打量下方,心里也是羡慕不已。

    六印俱见就是好,这意味着后者只要神元充足,那么自身可以向任何一个地方发展,可以做到在一定程度之内没有短板。

    因为事先准备充分,张御很快就找到了那两个祭坛,他能看到此刻有不少人正围在那里,在往祭坛上奉献各种祭品,还有不少人举着各种金银器皿,一边张口颂赞,一边抛洒着各种香料和花瓣。

    毫无疑问,唤醒异神的仪式已经开始了,不过祭坛上的祭品并不多,说明仪式才刚刚有开了一个头。

    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他转头看向窦昌,道:“窦师兄,那里的确是主祭坛的位置,只要破坏了这两处,仪式就会被打断,异神就不会被唤醒。”

    窦昌一把握紧了双手拳头,咯咯作响,“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开始!”

    张御道一声好,看着下方道:“那就由我对付东面那个祭坛,窦师兄就负责西面那一个。”

    窦昌用力一点头,道:“就如此!”

    话毕,他深深一个呼吸,身上开始流转起了多个章印,坚刚、重岳、万钧、不破、冲荡、金纯……一连十多个章印,全都是起到坚固身躯和强攻硬袭的作用的。

    张御能看出来,窦昌的攻击方式应该是用自己的身躯直接去冲撞那个祭坛,而他也有自己的手段。

    心意一唤,夏剑从剑鞘之中飞出,飘悬在他身侧。他闭上双目,心神与之沟通,只是片刻之后,就有一阵阵玉光就从剑身之上绽放出来。

    窦昌经过一番准备后,身上喷薄而出的光芒就像是一团团流动的火焰,他看了一眼张御,后者对他一点头,他也就不再犹豫,大喝一声:

    “动手!”

    两人身上的光芒再度一涨,先是上升腾一段距离,而后在那光华扩张到最为剧烈之时,便齐齐朝下一落!

    簌!

    两道惊虹自天顶上方旋落而下,带着呼啸破空之声,向着大地遥击而来!

    心光可以消磨一切动静和外扰,这样也就不存在任何声势了,可是他们就是要以一个绝对震撼人心的方式冲入朝明城中,给予城中每一个人以深刻的记忆。

    窦昌头朝下方,在下落过程中不断调整自己,不至于偏离朝明城太多,待下降到了一半距离的时候,他也是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于是轰然一声,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张御则是一手前指,引剑在先,身外则流转着一层青玉色虹光,随着身躯前冲,不断撕裂着周遭大气,并拖拽出了一条经天流虹。

    朝明城广场附近的石堡内,迟授双手环抱,躺在堂中石柱之间的吊床上,这是他的习惯,可以让自己的视线随时随地能观察到四周动静。

    此时外面正传来一阵阵喧哗诵唱,在他的努力之下,那些部落酋首总算达成一致,愿意祭献祭品,唤醒神明的真身。

    本来这样的准备已是足够了,因为玄府的人是昨天才从港口出发的,那么达到这里时,最少也要三四天的时间,那时这几个神明无论如何也该苏醒过来了。

    可他仍是感到了几分不安,总觉得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但是问题到底在哪里,却怎么也没法想起来,这让他心中非常烦躁。

    然而就在这时,他耳朵动了动,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伸手一按,整个人一下就了冲出去,在经过墙壁的时候,却像是没有实质一般,直接从那里透过,冲出数丈之后,身形一坠,就落足到了热腾喧闹的广场之上。

    一个祭祀走了上来,试图给他喷洒神水,他毫不客气的一把将之推开,不去理会后者的咒骂,凝神辨了一辨,过了一会儿,他猛然一抬头,往天中看去,那里好像有两个正在闪烁着的光团,像流星自天外而来,在短暂的凝视之后,他的眼瞳不由一缩!

    不好!

    他脚下重重一点,身形顿时半悬浮起来,随后整个人倏忽一闪,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远离广场,并向着更远的地方毫不停留的奔去。

    凡他所经过的地方,无论是厚重的墙壁还是敦实的大柱,他都是自上面一穿而过,没有能够阻挡他分毫。

    而就在他离开才三四个呼吸之后,两道虹光倏尔坠地,像是一下没入了其中。

    天地先是一静。

    而后……

    轰!轰!

    两声几是不分先后的的沉闷爆响传出,同时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地震,震荡令城中所有的琉璃制品全部爆碎,这强烈的动静顿时引发了全城和混乱和诸多部落上层的惊恐。

    待剧烈的余波消去之后,可以看见城中原本的东西广场已经消失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两个巨大的坑洞。

    广场周围的建筑,无论是古老的神庙,还是改造的石堡,亦或是华丽的事务大厅,全部被夷为平地,边缘处的碎石砖块呈现出一种向外扩散的波浪形。

    在此举行献祭的祭祀和信众在第一时间的撞击中全部尸骨无存,在更远处,则是一圈被强猛冲击震晕震毙的围观信徒。

    而在这一片废墟的中心地带,两个浑身闪烁着光芒的人影从坑洞中缓缓飘了出来,一直来到天空之上,并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城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