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章 问道神峰下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章 问道神峰下

正文 第一百章 问道神峰下

 热门推荐:
    张御离开闻祈广场后,先是去了一趟玄府,将秘传章法取得,随后返回学宫中的居处。

    入门之后,他看了一眼上方高篮,妙丹君仍在沉睡之中,只有身上的灵性光芒在那里如灵动的烟雾一般飘动着,

    灵性生物一旦沉睡,一年半载也是平常,不过这也是其成长的必经过程。

    他去了里屋洗漱了一番,随后换了一身袍服,来至静室之内坐定,而后把拿回的玉匣打开,将里面所摆放的玉简逐一取出,随后按于眉心之上。

    待接受了里间所有的东西,他心中也是略微有数了。

    他之所以向项淳要求出外修行,主要是这一次收获颇大,自那神像之上所得神元着实不少,已是足够他把真胎之印修至顶端。

    而再下一步,就可试着突破那一层束缚,继而观读第二道章了。

    随着浊潮的持续消退,他感觉都护府内以往被掩盖下去的矛盾或许再也遮盖不住了,最为激烈的碰撞很可能就要到来。

    在这等情形下,他要是没有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那么很可能被这个即将搅动起来的漩涡一起吞没进去。

    项淳这次虽然对他表现出了足够的亲和和友善,并还传下了秘传章法,可他心中很清楚,玄府对他的他态度其实并没有多少改变,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项淳没有带他去面见玄首。

    很显然,玄府的精神分裂并没有因此好转,仍是一如既往。

    他不难想见,玄府下来定然是利用这件想方设法压制神尉军,不让其摆脱束缚,而作为斩杀瘟疫之神的玄修,在瑞光城中恐怕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与其在此受扰,那还不如早些离开,出外完成那最为关键的一步。

    为了确保这次的修行,他心中打算再去一次乞格里斯峰,尽可能把那里剩下的神元也利用起来。

    正在他在居处收拾东西,准备启程的时候,外间送来了一封书信,却是杨璎以他学生的名义想邀请他这位先生去自家宅邸坐一坐。

    张御思索了一下,这事多半不是杨璎自己想出来的。

    应该是他斩杀了瘟疫之神,同时又是杨璎的先生,所以都府才主动邀他前往,以示亲近。其实安排这件事的人,恐怕也有拉近双方关系的意思。

    他稍作考虑,决定应邀前往。

    到了第二天约定时间,他在专人马车接送之下来到都府之内。

    杨璎早早在门前等候,见他到来,喜道:“先生,你来了。”

    张御合手一揖,道:“杨卫尉。”

    杨璎也是连忙还了一礼,随即道:“先生,我们入府说话吧。”

    张御点头。

    杨璎前面领路,两人很快到了花苑之中。

    张御也是第一次来到此间,都府建筑多是采用木石修筑,由数种风格融合而成,既有天夏的堂皇大气,又有古文明的庄严神秘。

    随即他望到了都护府的后方,那里矗立有一座高台,巍然凌驾在诸殿之上,十分之醒目,此便是望夏台了。

    传闻只要点燃了此处之火,就能让神女峰上的烽火为之亮起,天夏本土便能望见。

    许多人念念不忘要推到的烽火台,其实主要说的就是此处。

    杨璎见他望向那里,有些郁闷道:“那是望夏台,小时候我和阿弟想去那里,可是爹爹从来不让我们去,阿弟当了都护后,也不让我去,还把那里封禁了。”

    张御点点头,他能理解,这个地方实在太挑战某些人的神经了,恐怕两任都护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所以才封了那处。

    两人再走了一会儿,就来到后花苑之中,这里锦花繁盛,艳彩缤纷,绚烂多姿,正如都护府的表面一般,依旧是一片光辉兴盛的景象。

    张御这时能感觉,就在花苑一座花楼内,有一个小童躲在门后看着他们,心思一转,就猜到了对方身份,他也没有说破。

    他在这里并没有待多久,喝了一下午茶,便就离去了。

    待他走后,小童自里走了出来,他小脸上满是崇拜道:“阿姐,那就是张先生么?我听说张先生把那杀害王先生和郭先生的异神给杀死带回来了。”

    杨璎得意洋洋道:“厉害吧。”

    小童嗯嗯点头,他道:“听说那异神的尸身还在广场上,真想去看一看。”

    杨璎很想说我带你去看啊,可是话才待嘴边,她又忍了下来。

    自从领兵上了一回战场后,她却感觉到很多以往脑子一热做出的事情很欠妥,只是把手小童脑袋上一盖,道:“乖哦。”

    小童这时想了想,认真道:“阿姐,我想请张先生也当我的老师。”

    杨璎犹豫了一下,这件事她也拿不出好主意,她道:“有空我问问舅舅吧。”

    燕氏庄园位于瑞光城北方二十里宴丘上,这里修筑有内外石围墙,常年在神尉军军卒的重重守卫中。

    燕叙伦已是得报,知道张御回来了,而且其人带回的,不仅有当日行凶的异神,还有瘟疫之神被消灭的消息。

    其实后一个消息更让人震撼。

    而随着这件事传出,玄府此次的行动完全就像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战略了。

    先是集中全力围剿瘟疫神众,将其等驱赶到了一处祭坛,在把敌人绝大多数力量耗尽后,又逼其神力转移,并在南方祭坛完成最后一击。

    而随着这个北方粮仓最大的威胁被除去,玄府先前受到的不利影响已经消除,并且在一些激进派看来,与这次获得的战果相比,这些都堂的官吏牺牲无疑是值得的。

    玄府的声望现在在高涨之中。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神尉军似乎不宜在这个时候与玄府有什么冲突,只能再继续等待机会。

    可是这几天来的一个变化,让他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浊潮正在消退。

    他不得不想,玄府的得势,浊潮的消退,那其等会不会借势鼓动都堂,要求都护府点燃烽火,重新与天夏恢复联络?

    想到这里,他心底冒出一股深深的恐惧感,虽然许多人都认为天夏与之前数个纪元的强大文明一样,也已经在浊潮下消亡了,可是万一呢?

    万一天夏还存在呢?

    那烽火点燃的时候,就是神尉军的末日了。

    所以神尉军此时必须再度站出来!

    虽然现在神尉军无法全部解开束缚,但是设法争取一下,有限度的活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心中想道:“还有那件事,要设法加快,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这时一名役从自外进来,来至他身边,道:“尉主,方才收到的消息,那张御再次出城了。”

    燕叙伦眼神深沉,上一次他没有选择对张御动手,结果就给玄府翻了盘,这使他意识到,如不解决张御,或许其人会给自己和神尉军带来更大的麻烦。

    这已不止是私人恩怨了,张御这次立功回来,成为“士”几乎是无法阻拦了,而且以其人的态度,一定是会对神尉军不利的。

    想到这里,他已是下定了决心。

    他道:“去把安尔莫泰请来。”

    助役精神一振,道:“是!”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一个沉稳而有力的脚步声,很奇妙的是,在场任何人光听那声音,就能感到脚步主人那自信而又坚定的内心。

    燕叙伦转头看去,道:“安尔莫泰,你来了。”

    自外面走进来的俊伟男子身穿神尉军袍服,他比常人高出一头有余,有着雕塑般的俊美脸庞,五官和体型的比例近乎完美。

    看到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认为世间之美都汇聚到了其人身上,如果把人类比成是神的杰作,那么看到他的人,都不会反对这个说法。

    他是安尔莫泰,天夏名宁昆仑,神尉军四大军候之一。

    他是第一个安人军候,是四大军候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位在公平决斗中击败前军候,继而登上此位的人。

    燕叙伦看着他的目光中满是赞赏和欣慰,他道:“安尔莫泰,你还记得我们的安人的来历么?”

    安尔莫泰眼中露出向往和憧憬,用略带赞颂的语气道:“当然记得!

    我们安人,曾经是世界的主宰!

    我们安人,是太阳神的直系后裔!

    我们安人,曾经在这片大陆上建立过一个辉煌伟大的文明国度,他比已知任何国家都要伟大!”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又转向沉重,“可是,诸神的阴谋,仆人的背叛,使我们安人从天穹之上坠落到了凡间,而天夏人又趁此机会夺走了我们的宝贵知识,拿走了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财富,现在他们还告诉我们,安人是落后的族群,是野蛮的土著,并想将这个真相永远掩盖下去,好心安理得的占据我们原本属于我们的一切!”

    “是,是的,”燕叙伦也沉重叹息了一声,“现在,天夏人想永远的奴役我们,但我们是不会束手待缚的,为了这个理念,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去对付一个人,你能做到么?”

    安尔莫泰语声坚定道:“为了完成我心中的理想,为了让我们安人重归天穹,我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燕叙伦走了上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个名字,随后举手在他肩膀上拍来拍,道:“去吧,希望你能记得你身份,做完这件事后,再回来一起完成我们共同的理想!”

    张御离开瑞光城出发后,由东边无边旷野进入了安山,用了十天的时间,进入了山原深处。

    在经过地热温泉时,他在此稍作停留,恢复了一下状态,随后继续启程,没用多久,就重新来到了那片位于乞格里斯山峰之下的神墟之地。

    这里与他上次离去时,并无任何改变,神女峰那亘古不变的身影依旧孤独的伫立在那里,时光仿佛已是在此凝聚。

    他进入神墟,一直走到了那个土丘之前站定,随后将封禁之金取出,拔开环链,将之扔了进去,虽然他自己很难吸收到下面那些微弱的源能,但是这个金环却可以。

    做完此事后,他便在此坐了下来,呼吸吐纳着,为打破那一层束缚进行着最后的调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