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瘟疫神众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瘟疫神众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瘟疫神众

 热门推荐:
    燕叙伦看着手中那份底下人送来的呈信,脸上看不出喜怒,自语道:“肖清舒,这就是你要我等的好消息?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啊。”

    最让他不满意的是,肖清舒没等揭露“真相”就死了,那前面一个多月的吹捧当真成吹捧了。

    那他请这个人意义何在?就是为了帮张御和安巡会一把么?

    他把呈书放在桌案上,“查清楚是什么人干的么?”

    役从道:“查了,玄府的人说那支箭蕴含有异神神力,像是前端日子公平之神的神力,我们的人也设法确认了一下,的确是这么回事,看来不像是安巡会或者玄府的人干的。”

    燕叙伦不置可否。

    但是这件事,也让他看到了一个机会。

    他想了想,自袖中拿出一枚造型奇特的墨绿菱形石块,看了两眼,把东西举到面前,对着那役从道:“你把这东西带到上回那个祭坛前面,和他们说该履行诺言了,如果他们问你有什么要求,你和他们说,帮我做一件事……”

    他小声关照了那役从几句,后者不断点头,最后那接过东西,打个躬身,道:“是,小人一定会话带到的。”

    而学宫居处之中,张御此刻也是听到了肖清舒被杀的消息,昨日晚上余名扬匆匆赶来报信,他问明事情后,就让安心回去了。

    可没想到,仅仅才隔了半天,事情居然发生了这等变化。

    他思索了一下,安巡会是绝对不会动用这等刺杀手段的,也没有必要这么做,所以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

    不过既然肖清舒之前一直在吹捧他,那么他也不好不表示一二,便让李青禾带上些许传统的慰礼,代自己往肖府去一趟。

    下午李青禾就回来了,告诉他肖家人对他非常感激。

    只是肖家人认为肖清舒生前最崇拜的就是张御,所以肖家想请他为肖清舒写一篇赞文,过后就刻在肖清舒的身后碑上,好让他天天能看到。

    张御没有拒绝,只是希望肖清舒的棺材板能钉的牢一些。

    可他也是想到,虽然肖清舒本人没有任何职事在身,可是他的胞兄肖清展却是司户衙署的主事,所以这件事也没这么容易压下去。

    玄府恐怕又要多一桩麻烦了。

    不过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考虑,目前他想的就是尽快把真胎之印修成。

    因为金环上源能逐渐开始减少,他也在考虑,下来是不是需再往神女峰一行,那里应该还有不少源能存在。

    现在杂库那片的骨片虽然还在送来,不过里面所蕴含的源能已经很少了。

    他猜测原来那个异怪的骸骨差不多要挖掘光了,不过他倒没有放弃收购,只是稍稍减少了一点数目。

    之前了解下来,那些骸骨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既然一具骸骨中蕴藏源能,那难说其他骸骨就一定没有,也有可能是之前没有找到,而且这骨片是能够用来炼制丹药的上好药材,就算没有源能,买了回来也不算白费。

    他看一会儿报纸,又抬头看了看高篮上的妙丹君,见其仍在深眠之中,并没有苏醒的迹象,就回静室内打坐去了。

    几场小雨过后,又是半月过去。

    这一天,玄府中来人,说是范澜请他过去一趟。

    张御考虑片刻,收拾了一下,就往玄府过来。

    跨入偏殿后,他见范澜将所有人役从都是屏退,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而且神情略显肃穆,便意识到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范澜道:“张师弟,唤你来此,是因为最近玄府有一些事,我恐怕需离开一会儿。”

    张御心念一转,道:“可是因为最近玄府一直在布置的事情?”

    范澜道:“你也看出来了?”

    张御道:“最近玄府少了很多人,不发现也难。”

    范澜沉吟一下,道:“这件事也不必瞒你,用不了多久你应该也会知道的。”顿了下,他言道:“你知道这些年来出现在北方城镇的灾荒么?”

    张御点头道:“知道,我的出身地就在北方一个小镇中,我十二岁出外游历,五年后回来,却发现小镇已被撤镇了,据说就是遇到了农业灾害。”

    范澜摇头道:“其实这并不是主要原因,都护府的气候曾被一众前贤改造过,而且这个范围了涵盖了整个都护府的疆域,只是越到偏远,便感觉越弱,但是可以肯定,正常情形下,整个都护府一般是不会出现重大灾害的。”

    张御看向他道:“那么这就是外力所致了?”

    范澜点道:“是这样,都护府内有一个名为‘复神会’的组织,他们不是土著,也不是我们天夏人,具体身份为何现在还未弄明白,他们一直致力于复活地陆上被覆灭的各种异神,失败了很多,也成功了不少,而这其中,就有一个迄今为止最大的麻烦,那就是瘟疫之神!”

    张御心下一动,这个神明他恰恰是知道的。

    当初他乘坐大福号船只到来瑞光时,从那个异神教徒手中买来的神像,应该就是属于瘟疫之神的。并且在进入港口后,还见到其人的一个信徒被管卫捉走。

    只是后来在入了学宫,倒不怎么听说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瘟疫之神的称呼并非是说这个神明只能撒播瘟疫,而可能是用其危害最大的一个能力的代称。

    范澜道:“张师弟,你先前对付过一个神明化身,可是这个神明需得借助分身降下,才能干涉凡间的事物,而这个瘟疫之神在被复活后,便能以正身在大地上行走了。

    而且他并不是一个人,他和他的子嗣,组成了一个神众。

    至少在六十年前,他就已经复苏了,当时他并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而是躲藏在了安山深处,与那里的土著部落的女子,繁衍出了不少子嗣。”

    张御的专学是古代博物学,这事他是知晓的。

    神明与神明是不同的,有些神明在有了自己真正的身躯后,就能和凡人中某些具备超凡力量的人通婚,然后有一定几率诞出拥有神力的子嗣。

    范澜中这时冷笑了一声,道:“这些年来,是神尉军一直在负责处理和镇压这些异神,然而一个异神非但没被他们消灭,反而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逐渐壮大起来,这分明就是神尉军在养寇自重。

    然而他们做得实在太过,北方大片城镇的损毁,让都护府北方平原上的大粮仓受到了严重威胁,都护府几次要求他们铲除这个异神,可他们却只是敷衍了事。”

    张御心下转念,瘟疫之神若是组成了一个神众的话,那么神尉军现在恐怕不止是养寇自重这么简单了,而是唯恐自己的实力受到损失,从而被玄府再压制住。

    范澜接着说道:“项师兄之前一直在调集人手,就是为了对付这个瘟疫之神,近段日子以来,我们已经接连摧毁了其等位于北方平原上的全部祭坛,并接连杀死了他的几个子嗣。

    现在瘟疫之神带着他的神众,退守在了靠近安山的最后一座主祭坛附近,看来是想和我们决一死战了。

    为了确保一战歼灭这个神众,这次玄府会调集所有的战力,所有观读到第二道章书的玄修都要上阵,所以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说到这里,他面露歉然道:“只是可惜,张师弟你的秘传章法,我至今没能帮你拿下,我不知道项师兄有什么顾虑,但是这次,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唯有把一些我知道的,有助于你理解第二章书东西都交待给你,希望张师弟你认真听好。”

    张御知道,连神尉军都不肯轻易碰撞的神众绝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看来这一次,玄府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之剿灭了。

    不管玄府之前对他的态度怎样,但在这等大事上,还是极有担当的。

    他抬袖而起,合手一揖,正容道:“范师兄请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