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士功当取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士功当取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士功当取

 热门推荐:
    道路的尽头处,有一个人身着罩衣,带着斗笠的人正在缓缓走来。

    这个人的气息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张御对车夫挥了挥手,让其先走,而后转身迎了上去。

    那个人走到他近前,停了下来,沉声道:“张师弟,你在找我?”

    张御抬手一礼,道:“蔡师兄,我有几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一二。”

    他自有了用浑章来叩问下一章书的打算后,就让李青禾把自己前次和蔡蕹联系用的暗号和骨哨带了出去,放在了候宅门前那株桂花树上。

    他相信蔡蕹只要见到,一定是会有所察觉的。

    果然,蔡蕹自己找了过来。

    蔡蕹沉声道:“张师弟,我很感激你上次没有把我拿回玄府,但我也不希望我的女儿被牵扯进来,她和我的事没有关系。”

    张御认真道:“蔡师兄放心,我绝不会涉及不相干的人。”

    蔡蕹看了看他,点头道:“我相信张师弟,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张御自无异议。

    两人商量了一下,就往城外而来,并一直来到了上次谈话的地方。

    蔡蕹看了眼不远处的海面,道:“张师弟,这里荒僻,有什么话你尽管问,只是我不能保证我知道多少。”

    张御略作思索,才道:“蔡师兄,我想问的是,浑章修士是如何跨越道章层限,去往下一章观读章印的?”

    蔡蕹诧异的看了看他,他开始以为张御可能接手了玄府的什么指派,所以设法向他打听浑章修士的一些内幕,可没想到问的是这个问题。

    他皱眉道:“张师弟,你莫非是想转修浑章么?我需得提醒你,这可不是一条好路。”

    张御道:“我并无此意。”

    “那你是……”

    张御道:“我打听这件事自有理由,不便明说,但绝不是为了去做什么浑章修士。”

    蔡蕹看了看他,倒也相信这个说法。

    毕竟张御在玄府前途远大,俨然后起之秀,而转去修习浑章的大多都是失败者,张御实在没有必要去这种事,具体理由既然张御不愿提,那他也无意去究根问底。

    他想了想,道:“张师弟,我就把我自己知晓的告诉你吧。浑章修士不管求什么,心里都必须有着强烈欲望,也就是所谓的执念,这里的强弱,决定了你所求的东西,所以浑章修士若是想观读下一章书的章印,那就需要极大的心欲执念了。”

    张御一思,道:“我当初与臧殊交手时,他曾经提到过这个,说自身要具备足够的索求之欲,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我觉得,他只是找到了自己以为想要的东西,但实际上并不是。”

    蔡蕹同意道:“确实如此,我后来设法了解过这个人,他的欲望与其说是欲望,还不如说是一种兴趣和爱好,可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被大混沌侵染过深。”

    张御想了想,道:“蔡师兄是说,执念过重,便会牵动大混沌么?”

    蔡蕹摇头道:“倒也不是如此,无论怎么向浑章求取,我辈新法修士的根基还在于神元,所要求取的东西的越多,那么付出的神元也就越多。

    如果神元足够,那么浑章给予你的,便是你符合你自身认知的章印。可若是神元不够,那么就会由大混沌会来弥补这里空缺,那一不小心,你就会变成另一个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

    张御眸中电光微微闪烁,这是个极为关键的消息,臧殊说了会受大混沌的影响,但没有说是可以不借用大混沌的力量,单纯用神元就可以求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若是如此,那他若是有足够的神元的话,那或许就可以避开大混沌的侵染。

    这应该是正确的。因为他之前在观读浑章时,就没有感受到任何大混沌的力量,那是因为每一次他都没有太大的执念,同时也没有在神元不足的情况下去强求。

    蔡蕹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神情忽然有些复杂,“可那些超越常理的力量,往往就是来自大混沌,而非你自身的认知,所以我以为,若是完全排斥大混沌,那也就没有必要转修浑章了。”

    张御看了看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蔡蕹应该是接触到大混沌的力量了,不然没可能气息发生变化,只是现在感觉还不是太过混乱,其人应该是有所克制的。

    但他并没有去揭破,甚至与蔡蕹接触的过程中,他言语之中从没有直接提及对方是浑章修士。

    蔡蕹也是很默契的回避了这一点。

    张御看了眼远处波流汹涌,却似乎亘古不变的海水,道:“我那日从济河边上离去后,曾斩杀过的一个前来追杀的白衣女子,她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不止是身躯,我能感觉到的,她自身的人性和情感也在逐渐磨灭之中。”

    蔡蕹能听出来,这是张御对自己隐晦的提醒,他重重点头,像是提醒自己,又像是许诺道:“张师弟,我懂你的意思,我女儿还在这里,我还想看着我那才学会走路的小外孙长大成人,我会努力活下去的,以人的身份!”

    二人在这里交谈了差不多半个夏时,在定下了一个联络方法后,便各自道别离开了。

    张御回城后,就直接学宫回返。

    此时天色已暗,家家户户灯火璀璨,亮堂堂飞天灯飘在各个街道的上空,都护府立成这一百年来,每天都是如此景象,生活在这里民众一直在努力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回到了学宫后,他直奔玄府,并在事务堂找到了项淳。与后者见礼后,他就把詹治同的揭露天平之神事交代了一遍,当然这里面隐去了其人的名姓,那几样东西也一同交了上去。

    半刻后,他从事务堂出来,也没有在玄府多留,径自回了居处。

    只是这一趟,他能感觉的出来,项淳在得知此事后,虽然表面上对他不吝夸赞,可实际上对此并不上心,且似乎还很抗拒这件事。

    他私下判断,这里很可能是项淳正要想做什么重要的事,这里牵扯了玄府不少力量,所以其人不想现在转去对付天平之神。

    对此他也理解。

    只是……

    距离范澜申要章法应该过去不少日子,玄府却迟迟没有回音,方才在见到他的时候,项淳并没有对此提及半句。

    这让他坚定了用自己的方法找寻玄机的决心。

    待回到居处后,他本想回去打坐调息,李青禾却告诉他,在他离开后不久,又有一封书信送来,是从安庐居寄来的,已经送到了他的书房里。

    张御让李青禾自去休息,他回到书房坐下,将案上的信匣打开一看,见果然赵相乘寄来的书信。

    信上言及,由于张御斩杀神明化身,名声大振,所以赵相乘说服了安巡会的各岛君长,准备在明年年初推举他为“士”,完成当初他对张御作出的承诺。

    “士”这个民爵,虽然只是民爵第一级,但却有参议谏言,入府为吏的权利。

    但要注意,这里的“府”,指的是是天夏本土的治府,而这里所说的“吏”,说的也是天夏本土的吏。

    所以“士”只要是天夏按照礼制推选出来的,就算去到本土,天夏也是承认的。

    可也同样,“士”的推举条件很是苛刻。

    首先,被举选的人出身必须是夏子,拥有足够的学问知识,精通天夏礼仪。其次,还要能有说得过去,并被人广为承认的功绩,最后就是要有拥有足够的名望,本人还不能有道德上的污点。

    现在年纪最大的“士”,就是上一任署公的父亲姚老公府,其人已然一百二十余岁了,六十年前,就是他坐镇瑞光,先后为三位大都督转运物资军械,稳定后方的。

    因为每一个“士”都拥有极大的名望和资历,所以当这些人聚在一起时,就代表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连都护府都不能等闲视之。

    可以说,每年的“士议”都在某种程度上决定都护府的一部分走向。

    譬如今年,都堂和天夏传统派就是通过“士议”剥夺了神尉军的不少权柄。

    由此可以看出,一位“士”的身份是何等的有分量。

    赵相乘在书信言及,他会让安巡会的报馆配合造势,有个半年下来,当就差不多了,但是提醒他要尽量维护名声,要当心周围的小人。

    这没说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按照传统,“士”每年都能推举出一位,可正是因为这个身份异常重要,受各方所瞩目,所以实际情况却是三五年才能选出一位来。

    其中大多数人不是没有功绩,而是受了道德名声之累。

    过去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本来一个有口皆碑的人物,因为有可能被推举为“士”,霎时就站到了风口浪尖,往往一点小瑕疵就被人无限放大。

    可能是怕张御承担的压力过重,赵相乘在书信的最后说到,张御要是觉得这件事不妥,或者感觉时机不对,那么就来书告诉他,他可以暂时按下这个事情。

    张御知道这件事可能会引发各方势力对自己的注意,可他却是没有任何退缩的打算,不为别的,就为“士”在天夏本土也受承认。

    假如有朝一日都护府与本土取得了联系,那么一旦去到本土,这个身份无论是修行还是行走,都是异常有用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