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安神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安神

正文 第两百零五章 安神

 热门推荐:
    北海山崖之上,英颛正盘膝坐在这里,他身上的黑火闪动不已,这时他忽然感觉一道亮光照来,正面身躯都在耀映之中。

    留海之下,猩红的眼眸睁了开来,便看见远空有一道光柱自大地之上升起,一直冲射到了云穹上端,似无法望见其之尽头。

    他凝视那光柱片刻,黑色烟火一晃,整个人已是从崖顶之上消失了。

    北安山附近,张御正在密林内迈步行走着。凡他过处,只需一声敕言,前方便就树木倒伏,藤蔓分开,出现一条宽敞道路来。

    莫队率、两个图瓦和那祭祀俱是满脸的敬畏的跟在后面。

    张御在掌握了言印的力量之后,他在密林之中穿行已是不再有多少阻拦了,速度一下就快了起来,当是很快便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

    当前方的阻路植株再度分开时,忽然间,头顶上空有一片光亮洒落了下来,就算是夜晚的密林看去也如同白昼一般。

    他眸光微动,立时飞身来到上空,就见一侧天际之中,有一道冲天而起的笔直光芒,哪怕浊潮的时时扭曲变幻,也没能将这光亮掩盖下去。

    那是……烽火?

    他目视那道光亮,能在浊潮之中这般挺立着的,也只有天夏烽火了。

    他略作思索,瑞光城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否则都护府不会在浊潮没有完全退去的情形下点燃烽火。

    他想起了密林中形成的那片大范围的白地,这两者应该是有联系的。

    他看来自己要尽快赶回去了。

    而烽火在那里,实际上已经为他指明了方向,他已经不必在这里慢慢行走了。

    思定之后,他对着下方的莫队率关照道:“这里距离安山已是不远,那两个图瓦半神心智已被我控制,可以听从你的吩咐,你继续往前走就是,身上东西记得勿要遗落。”

    莫队率仰着头,毫不迟疑对上方一抱拳,道:“是,先生。”

    她话音才落,便见一道仿若撕裂天穹的光芒横空而去,耳畔随后传来一声遁破大气的轰鸣,身旁的树木随之剧烈摇晃起来,草木枝叶一阵狂舞,不由伸手遮面,待再看时,那光虹已然遁去无影,唯有天际尽头那一柱光亮隐隐约约矗立在那里。

    望夏台之前,雅秋女神长矛已是折断,头盔不知掉落到了哪里,皮甲之上都是裂痕和拳印凹陷,光洁的额头上有金色的血液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两个强大对手的夹攻,哪怕是她也承受不住,尤其是朱阙,她深深感到了这个对手的厉害,正常情形下,一对一她也不见得赢过这个人。

    她虽可凭着神性力量恢复伤势,可是在激烈的战斗之下,往往上一次伤害还没有弥补回来,新的伤害就又出现了,现在她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在那里奋力坚持着。

    她这时一剑劈下,强大的力量使得托洛提被整个劈飞了出去,可随即“咔嚓”一声,长剑断裂,她立刻将之扔开,拿下背后弓箭刷的拉开,先是一下瞄准了朱阙,后者只觉得眉心刺疼,眼皮直跳,立刻身影一晃,闪躲开来。

    雅秋手指一松,可是这一箭出去,却没有射向他,而是直接出现在了托洛提的身上,并与他身上的光芒产生了剧烈碰撞,导致他直接飞了出去。

    可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人影冲入了场中,并与雅秋迅速对攻了几次,并逼得她后退了几步。

    雅秋明显感受到了吃力,来人的力量不高,但是在技巧的运用之上无可比拟,出手的力量,时机、轻重都是恰到好处,并且从头到尾异常连贯,只是几个回合的交手,就将她迫在了下风。

    这时朱阙忽然出现在了左侧,强烈威胁逼得她不得不分神应对,那人立刻抓住了机会,只是一抓一扣之间,就扯得她的身形失去了平衡,将望夏台的入门让了出来。

    朱阙一见,丟下一句“这里交给你们”,身影一闪,就已是冲入了望夏台中。

    他沿着那一条狭窄台阶而上,瞬息间来到宽敞的内厅之中,犀利的眼神一扫,见这里却是空无一人,中间唯有一个厚重石台。

    他走前几步,抬头看去,就见上方有一个刺眼的光团,正被一块块拼接出圆球形状的琉璃板所簇拥着。

    他觉得那些琉璃板和这团光亮应该就是烽火的根源所在,于是身形浮升上去,一拳照着那琉璃板就打了上去,可是拳头即将轰上去之前,面前浮现出了一阵白光。

    下一刻,他浑身一颤,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了下来,轰然砸落在坚硬的地面之上,再反弹了几下,一直撞到墙角之上,方才轰的一声停了下来,可以看到,此刻他的浑身上下的骨骼全都是扭曲粉碎。

    片刻后,他身上黑影一闪,又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可他再望了眼上方,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了,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可他能判断出那是一种强大的保护的力量,不是他一个人能撼动得了的。

    他转过头,目光往四下搜索。

    烽火台是被人点燃的,很可能就是大都督杨珏所为,而因为外面都是神尉军的人,所以现在人应该还在这里,要是能找出来,或许能从这个小童的嘴里问出关闭烽火台的方法。

    他在这里走了一圈,很快发现了在石台后方有一扇轮廓清晰的石门,慢慢走上前,站定之后,他伸手试着一按,却发现上面同样有一层白光闪烁出来,手指只是轻轻碰触到,就如触电般反被弹了回来。

    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出去。

    柳奉全正带着杨珏就在躲在门背后,他也是察觉到了刚才门上的动静,心中紧张无比,可等了许久,没见有人进来,紧绷的心神这才松下,他低头看了看杨珏,见其还是昏迷不醒,搭了一下脉,发现的确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心里却在想着,“烽火已然点燃了,天夏……还在么?”

    朱阙走到外面,见到齐巅一个人无聊的靠在墙壁上,问道:“人呢?”

    齐巅往上空示意了一下,道:“飞走了,我追不上。”他十分遗憾道:“可惜了一个好对手。”

    朱阙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并没有把雅秋女神和杨璎联系到一起,只以为杨璎和杨珏等人都躲在那个密室里,少了一个强大的神明,在他看来反而还少了一个麻烦。

    他一纵身,从都督府飞起,落回到了治署之前,往里步入,在见到了邓明青后,就将事情经过报给了其人知晓。

    邓明青神情冷峻,他思考了一下,立刻命人把托洛提、姚弘义,还有那个银先生一同唤了过来。

    他将此刻情形大略交代了一遍,并沉声道:“天夏烽火已然点燃,假如被天夏本土看到了,那么很可能会派人前来支援都护府,相信我,到时到来的,将是无人可以抵抗的力量。”

    姚弘义皱眉道:“天夏真的还存在么?”

    邓明青淡声道:“天夏是不会灭亡的。”

    姚弘义微显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直以来,邓明青都是颠覆派的中坚,神尉军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他在背后推动着,可他一直不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其人既不服食神丸,也没有披上神袍的打算,现在更是肯定的天夏存在,那态度似乎比谁都坚定,这让他十分难以理解。

    邓明青这时接着言道:“不过现在浊潮还没有完全退去,天夏不见到能看到烽火,我们只要及时推倒烽火台,还有机会获得胜利。”

    姚弘义看向朱阙道:“朱军候不是说,烽火台坚不可摧么?”

    朱阙回道:“是的,至少我没有办法破坏,而且烽火台所蕴藏的力量非常巨大,攻击它,就在与整个烽火台对抗,如果有谁觉得可以,不妨谁去试一下。”

    托洛提肯定道:“是的,我也看过了,那烽火台十分牢固,并不是我们能够摧毁的。”他一想到冲天的光芒,就不觉摇头,这样庞大的力量,或许只有那些强大的远古神明能撼动。

    银先生这时开口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的提议是……”他看了看所有人,道:“提前唤醒安神。”

    托洛提神情严肃道:“这样太仓促了,现在就算能唤醒祂,我们也无法控制祂。”

    银先生道:“南边的镇元点已经破坏了,方才传来消息,北方的那个也已经找到了,而最后一个镇元点应该就在玄府里,我们可以先不去破坏,这样可以召唤出安神的一部分力量,也不至于让祂完全脱离束缚。”

    瑞光城的地下,一直沉睡着一个被称为“安神”的远古神明,祂也是安人最早供奉的神明,曾经在瑞光城的位置上建立起一个神国,后来在纪元变化中崩塌了。

    由于这是一个残暴的恶神,安人的祭祀层不希望祂再回到人间,在刻意隐瞒之下,现在安人自己都不记得了这个神明了。

    东廷都护府到来后,发现了这个沉睡在地下的远古神明,并且见到地上的神庙有助于封印这个神明,所以就算建立起新的建筑,也只是在旧址上改建而不去大动,并且他们还更进一步,在都护府疆域上建立了三个镇元点,源源不断的抽取这个远古神明的神力为己用。

    整个瑞光城之所以四季如春,并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下,就是因为利用了这个神明的力量。

    复神会之所以要拿瑞光城当神国,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唤醒这位神明,而后控制祂,利用祂的强大神力,让祂成为神国的傀儡主神,而他们无需付出太大代价,就能得到所有。

    邓明青淡声道:“既然银先生,那就试一试吧。”他的意见自然也就是朱阙的意见。

    戴银色面具的人看向托洛提,这个异神想了一想,道:“世事充满意外,连神明也无法尽知,堵上一个漏洞难免会有另一个漏洞出现,但我不反对,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姚弘义抚须想了想,最后道:“附议。”

    银先生笑了起来,虽然他戴着面具,可这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他在笑,他道:“那么我们这就举行仪式,这位沉睡在纪元之前的远古神明是时候醒过来了。”

    ……

    ……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