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阳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阳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阳

 热门推荐:
    张御把手收了回来,他面前一个早已伤痕累累的神像轰然崩塌,他把手套重新戴起,仰首看去,神庙顶上的仅余的神符只是闪烁了几下,却并没有灭去。

    这是因为前人留在神符之上的力量已经耗尽了。

    所以即便这里的异神寄托之身被毁,也没有办法灭去神符了。

    他思索了一下,神符与整个神城息息相关,现在残余的神性力量已然不多,要是全都毁去,很多地方恐怕因此塌陷消失,那还不如等到自己把所有地方都探访过后,再来处置这些东西。

    思定之后,他走到了外间,望向血阳主神的神庙,下来该去这个地方了。

    他脚下一挪步,已是于瞬息之间来到了下方。

    这个时候,莫队率恰好来到近处,一眼见到他,就赶忙跑了过来,她先是一抱拳,随后而将一只小袋子拎了出来,道:“先生,我听从你的吩咐,现在一共找回来四件神袍。”

    这几天下来,她把神城粗略逛了一遍,不敢说每个地方都去过,但是大部分神庙都进去过了,不过所寻到神袍也就只有眼前这么多。

    张御目光落去,那袋子飞至面前,里面有四枚浅淡红色的璀璨宝石漂浮了出来。

    他无法从宝石表面上分辨出来这本是归属于何人的神袍,不过能留在这里的,最低也是队率那一级别,考虑神袍数目稀少,甚至有可能就是属于原先那几位军候的。

    他意念一动,将这几枚神袍还回袋子之中,又移至莫队率跟前,对着后者道:“这些东西暂且先放在你这处。”

    莫队率忙是接过,道:“是。”

    张御问道:“你找寻神袍时,可有见到前人尸骸?”

    莫队率道:“有见到不少,先生没有关照,我没敢妄动。”

    张御思索了一下,稍候去到血阳主神的神庙之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倒不如现在把前人遗落在这里的衣冠先全部收拾好。于是他道:“带我去那些地方。”

    莫队率一抱拳,道:“先生请跟我来。”

    她当先在前面引路,虽然重新披上神袍,她身形又粗壮起来,还背着两把大斧,可是动作非常轻快敏捷,行进也非常快。

    没走多远,她就在一座半面坍塌的神庙前停下,指着道:“先生,这里就有两具前人遗骸。”

    张御示意她留在这里,他独自一人走入这座神庙之中。

    这里面十分残破,四处都残留着当初激烈战斗的痕迹,两名身着玄府道袍的道人各自盘膝坐于一处石台之上,不过看去神态安详,身上并没有受到伤害。

    他发现两个道人都是看着上方。

    他心下一转念,若无意外,这两位应该是战胜了对手之后,又把所有心力挪去镇压那神庙顶上的神符了,这才命陨于此。

    神城之中有数十座神庙,上方熄灭神符当都是这样被摧毁的。

    他抬起手来,对着两人郑重一礼。

    两名道人此时身躯忽然一垮,化烟尘飘散开来,衣袍掉落在地。

    张御默默站立片刻,就将两人衣冠收拾好带了出来,随后又令莫队率去往其他看到遗骸的所在。接下来,他又陆续找到了十余具尸骸,可这些人遗躯俱是早以化作尘土,并无一个例外。

    他猜测这一是因斗战所致,二来应该这些前辈有意为之,避免自身身躯落入敌手受辱。

    他将每一件前人留下的衣冠都是收了回来,并让莫队率背在身上。

    两人几乎是绕了神城走了一圈后,最后来到血阳之神乌托的神庙之前。

    莫队率道:“先生,之前我来这里转过,但是感觉前面有一层阻碍,明明看得到,但怎么也没法走进去,所以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张御走前两步,目中有光芒溢出,立时看到神庙周围飘荡着一层厚实的神性力量,这与在外探查阿奇扎玛之时有几分相似。

    他立时明白过来,这座血阳主神的神庙应该是城中之城了。

    他往上方看了下,这座的神符上既有前人留下灵性力量,那么说明当初这里也是发生过一场斗战的,但是周围没有任何前人残痕留下,这般看起来,应该早已被的神性力量修复。

    这位血阳主神看来恢复的很快。

    他想了想,一抬手,蝉鸣剑已是落入手中,并对莫队率言道:“你退远一些。”

    莫队率一听这话,转身就往远处跑。

    张御凝注着前方,之前他无法打开通往阿奇扎玛的门户,但是此刻,却是可以试上一试了。

    他心光往蝉鸣剑中凝聚而去,这把剑上的光芒随之越来越亮,周围的砂砾、石块都是微微震动起来。

    莫队率此刻虽然已经去到了远处,可仍然感觉到一股心惊胆战之感,她感觉那把剑若是从张御手出,必然会造成一股巨大破坏。

    张御待得剑上力量凝聚到巅峰之后,便把五指一松,早已压抑多时的剑光立时释放出了自己力量,如一道闪电般轰在那神性护壁之上!

    在一声轰然大响之后,那上面顿贯穿出了一个破洞,而在这一刹那间,周围的景物变得扭曲了起来,如同荡漾的水波光纹。

    他看有一眼后,转首对远处的莫队率道:“你就等在此处。”随后一脚踏入了进去,就在他入内后没多久,那个破洞扭动了几下,就又重新弥合了。

    莫队率讶然发现,明明视线一无阻碍,张御进去之后,身影便就消失不见了,她的面前,依旧只有那投下巨大的阴影的神庙矗立在那里。

    张御走到了里面后,蝉鸣剑倏尔飞回,被他一把抓住,而后抬头一望。

    与在神力壁障之外看到的场景不同,神庙并不是处在方才所看到的距离上,而是在较为远的地方,上面的神符虽然仍有缺损,可比在外面看来更外完好。

    他的脚下有一条通向神庙的石板大道,上面铺着红色的落叶,石道两旁矗立着一座座血阳异神的神像,之前他见过的神明雕像都是存在,不过里面并不蕴含任何源能。

    他此时不禁想起了玄府门前的那两排神怪,那处也同样这样相似的格局。

    他观察了一下天空,这里同样没有前人留痕,应该也是被神性力量抹平了,这么看来,这位血阳主神的恢复程度比想象中还要高。

    望有片刻之后,他便沿着大道往前行进,同时蝉鸣剑腾飞而起,如电光一般一路闪烁着,每过去几步,两旁的神像便被随之斩倒劈碎。

    待他走到神庙阶梯之前,身后最后一尊神像随之轰然倒地。

    这个时候,阶梯两旁的大火盆轰然冒出了火焰,并由地面一直延伸到上端。

    他神情不变,沿着石阶踏步上行。

    待走到神庙平台之上,两旁高大的血羽战士的雕像忽然动了一下,但在随着场中有剑芒一闪之后,两尊雕像却又一下顿住不动了,片刻后,整个塌落下来,变成了一地碎块。

    张御此时走到了位于神庙顶端的神殿之前,他见石门紧闭,伸手一按,随着大门隆隆打开,就有一阵阵金光自里照耀出来。

    他直接走入了进去,这是一个无比宽广的空间,高大的顶璧上是精美逼真的浮雕,两旁是一个个如同真人大小的神像,此刻似都在盯着他直看。

    神殿的地面上是打磨光滑的石板,两侧白色的石砌水渠之中流淌着泊泊的血水,但看着又像是反射的太阳的光亮,十分耀眼,上面还飘荡着散发着阵阵异香的花瓣。

    在殿宇的尽头处,则是一尊坐着的神像,那便是血阳古国的主神乌托了。

    他相貌威严,戴着黄金打造的羽毛冠,身着编织着棱形图案和扣结的华丽彩色外袍,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展翅大鹰,那是用来观察万物的眼睛普罗托。

    他左手中拿着传说中惩罚恶罪的蛇杖,而他的右手,则托着一只缓缓转动着赤金色光团,那是象征着万物之源的血色太阳。

    而他的脚下,踩着一只凶狞的大鳄,在血阳史诗传说中,世界都在它的背上承托着,只要这位血阳主神松开脚,那么世界就会因此震动碎裂。

    只是这个时候,仿佛察觉到了张御的到来,这位主神忽然睁开了眼睛,对着他言道:

    “东廷的异神,你现在踏入了是神主的殿堂,停下你那不敬的脚步,我可以让你经受血色太阳的沐浴,让你成为伟大血阳神众的一员,将你带到众神的永生国度……”

    这个声音威严无比,仿佛在遥远的云中传下。

    张御理也不理,他不难分辨出来,这位主神还没有真正从长眠之中未曾醒来,说这些话的只是其人留在这里神性意识,对方要想和他对话可以,那请自己复活过来,他不会一个连自我都没有的意识多啰嗦。

    他看了周围一眼,并没有任何战斗过的痕迹,也没有前人的遗骸在此,不过没有关系,等到他把这个神像破坏掉,应该就不难知道答案了。

    他一伸手,蝉鸣剑化光一闪,已然跃入掌中,他把袍袖一振,剑尖斜指一侧,而后沿着台阶一步步走向了那座血阳主神的神像。

    ……

    ……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