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home/wwwroot/www.meiwencn.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激战_玄浑道章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激战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激战

 热门推荐:
    张御稍稍放缓呼吸,身上的光芒微微收敛,他目光落下,看向平台上。

    林楚走了上来两步,看着他问道:“你是谁?”

    张御道:“玄府,张御。”

    林楚有些意外道:“你就是张御,玄府的那个张御?”

    他打量了张御几眼,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嫉妒,他哼了一声,道:“没想到你先到这里了,你也是来找神袍的吧?不过这里的东西全都是我的,如果你身上有捡到的,那么就快点拿出来,别让我自己来动手。”

    张御看着他道:“那么你在拿去神袍后又想要做什么呢?”

    林楚一怔,随即大笑一声,道:“问的好!”

    他伸手出来,五指缓缓张开,随后一把握紧,台地上发出一声震动,“神袍就是力量,拥有就拥有了主宰一切的力量!神尉军算什么?玄府算什么?都护府算什么?统统都将被我踩在脚下!”

    在得到了应重光的神袍之后,他已是不再压抑自己,感觉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束缚,而在这神城之中,他更是自认为已能掌握一切,所以肆无忌惮的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张御平静道:“那么之后呢?

    林楚诧异道:“之后?”

    张御道:“我记得你们神尉军每一个人在披上神袍的时候,都会立下誓言,自此之后,当会以‘护卫天夏,护佑万民’为职责,你忘了自己的誓言了么?”

    林楚怔了一下,这一瞬间,他微微有一个恍惚,记起了应重光传给他神袍时说的那几句话。

    过了一会儿,他呵了一声,似是在表达自己的不屑,“誓言?自我加入神尉军后,军中从来有力者上,有力者下,护佑天夏,护佑万民?玩笑一般的誓言!神尉军从上到下,又有哪一个是这么做的?又有哪一个会这么想?早就没了!”

    张御看他片刻,道:“我知道了。”他伸出双手拿住帽沿,将遮帽戴上,将脸容掩盖在一片阴影中。

    林楚面孔冷了下来,他从张御的举动上察觉到其人不准备按自己所说的去做,他身上两色光芒一分,赤红色光芒瞬间贴合身体,而金黄色光芒则是一分,化作两只大手向着张御所在的地方就是一拍。

    张御站在那里没动,两只大手上来,顿将他身影笼罩进去,神庙顶廊在这一拍之下登时粉碎,大块大块石块掉落下来,地面隆隆震动着。

    林楚先是一阵冷笑,可旋即发现,上面没有想象中破烂的尸身,他神情动了动,似发现什么般,猛然一转身,见张御站在后方不远处,眼瞳一缩,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刚才没有看见张御在移动,可后者瞬息间就到了他的后方,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张御在发现能从前人留下撕裂孔隙中穿梭后,就一直在利用这个在阿奇扎玛之中行动。

    理论上说,他只要能适时改变自身的气息,就可以在这里任意往来,可以去到留痕到过的每一处,哪怕神城的天穹之中也是可以。

    他之前在思索如何对付林楚的时候,这把这一点可以利用的地方考虑进去了。

    实际上林楚若是能够理解这里的变化,那也可以做到这样。

    只是这里面需要较为高超的气息调整能力,需要对自己力量的运转了若指掌,否则至多只会撕裂破碎留痕,而不是进入到其中。

    他抬将剑鞘拿起,缓缓拔出剑刃。

    林楚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在面对自己时一副从容之态,不知为何心头一阵恼火,背后的光手一转,照着他又拍了过来,

    张御在他攻击到来前,就已经离开了了原地,任由平台之上直接被砸出了一个手印。

    通过两次试探,他发现林楚的感应能力显然不强,这在其人与魔藤祭祀的战斗之中已是可以看出来一些,对方曾屡屡击中他。

    很显然,这一战并没有使得其人有多少进步,仍然是维持着原来的样子。

    此刻他通过过去留痕,一步来到了林楚的侧面,脚步一进,闪电般欺入到其人的内圈之中。

    由于林楚一味追逐攻击的威力,灵性光芒所化的手臂过于巨大,所以在近距之下他几乎是没有任何威胁的,这让张御很是舒服的把剑递了进来。

    在他的心光力量加持之下,这一剑直接从赤红色的心光之上刺入进去,扎在了其人的侧肋之上。

    不过他很快感到了阻力,这是神袍的作用,除了心光之外,身躯内部同样也有守御。

    此刻若是继续用力,倒也不是不能刺入更深,不过他知道那一丝阻碍导致机会已逝,故他没有贪功,脚步一挪,在光手回击之前,直接撤了出去。

    而从出剑到收剑,他所有动作迅如疾影,在一瞬之内就完成了,快到在挪出去后林楚才反应过来自己受伤了。

    林楚此时又惊又怒,这一剑并没有能给他带来什么太大的伤害,甚至伤口在时候有意识的关注下已经开始止血收拢,可对他的心理却是造成了不小打击。

    自他获得神袍之后,一直认为自己是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没有什么人再能伤害自己,之前战斗也无疑证明了这一次,可这一次让他受伤却让他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或许仍然可以被杀死。

    这种心理让他暴怒起来,身上灵性光芒腾起数丈之高,大手化拳化掌,不断挥舞拍击,开始疯狂破坏自己面前所见到的包括张御在内所有的东西。

    月神神庙上方发出了隆隆震响,他的破坏力毋庸置疑,只是几息之后,这座庞大的神庙开始呈现出坍塌的趋势。

    张御见此,借助孔隙留痕一步撤至神庙之外。

    他横剑在前,犹有余暇起指在剑刃上弹了一下,脑海中在判断自己要用多少力量在才能杀死对方,方才一剑之后,他认为自己要倾注绝大部分的心光才能做到,只是要做到这等程度,那就势必舍弃自身的防御了。

    不过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若是这次没有再一次提升六印和心光,或许对方站在那里任由他劈斩,都不一定能破开那层心光。

    这时上方一声巨响,他抬头一看,就见一只十丈高下的巨手狠狠从高处狠狠拍落,原本华美月神神庙在这一击下彻底支撑不住,整个崩塌下来,化为了一堆碎石,随后就见林楚的身影从废墟烟尘之中一步步走了出来,其人身上的光芒比之前更为凝实了几分。

    显然这位也是在战斗中进步,不过这种进步是在对灵性光芒的守御上,应该是刚才那一剑刺激到了他。

    林楚经过一番宣泄,脸上已没有了刚才疯狂,他看着张御道:“我刚才忽然想到了,神尉军中也有一个人和你有些相似,他能在影子里穿行,哦,说起来,他好像也是因为你才被玄府囚押起来的。”

    他眼中光芒爆射,抬头看了看四周围,“你应该是在利用这些东西在穿行吧?”他露出一丝狞笑,攥紧了拳头,身后的灵光巨手也是狠狠一握拳。

    “那我就把它们都破坏了,这样你就逃不掉了吧?”

    张御站在那里不言,遮帽下的脸容看不出表情,只有身上心光在两人灵性力量的隔远碰撞下,如风中火焰一般不停闪烁着。

    林楚重心稍稍下降,举起双臂,交叉于胸前,随后猛然向外一开!

    轰然一声,红黄两色的灵性光芒再度混合在一起,随后向外扩张,以他为中心,方圆里许之内,凡被那光芒碰触到的建筑全都粉碎崩裂,而在此范围内,那些前人留痕所造成的孔洞也是一个个塌陷。

    在做完这些后,他脚下一踏,地下生出一个巨坑的时候,人已经朝着张御冲了上来,身在半空,巨大的拳头已然是朝下砸落!

    张御没有往后退,而是往旁处一挪,刚才斗战之中他已然看出来,对方的速度并不十分快,至少没有他快,虽然差距并不是很大,可这一点点些微差别,就已经足够他腾挪转闪了。

    当然,前提是他一直不出差错。

    林楚也并非没有一点战斗智慧,见他躲避,也是早有后手,猛喝一声,一只光芒巨手突兀生出,横着拍了过来,看去就在那必经之路上。

    张御冷静异常,伸手出去,轻轻在那光手上一按,霎时间轰然一震,双方心光排斥之下,人已然远远摆脱了出去,同时五指松开,夏剑骤然飞去。

    林楚正要跟上,眼前光芒一闪,一道剑光凌空飞来,如霹雳闪电,正面射来,轰击在了他的面颊之上,尽管并没能破开那一层灵性光芒,可他心中却是一惊,本能的停了一下。

    这么一停,就已是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张御已是到了远处,并且可以看到,他身后有着更多的前人留下的痕迹。

    林楚哼了一声,站定身躯,用力挺直自己的脊背,道:“你以为你逃的了么?等我把这里痕迹都抹去,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他脚下重重踏步,往前一跃,只是起步之时,他感觉自己身上似乎比方才微微多了一丝滞重感,不过这些许变化很快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的眼中,现在只有面前的敌人!

    ……

    ……